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宜宾市锐帆商贸有限公司

中国农业机械化的五大阻力我的钢铁

2021-07-23 来源:黄冈机械信息网

中国农业机械化的五大阻力_我的钢铁

    不管用什么口径测度农业机械化,我国的农业机械化水平均是较低的。

    据1999年国际统计年鉴引自国际粮农组织数据,1996年平均每千公顷耕地上拖拉机(大中型)使用台数:世界平均为19.1,亚洲平均为13.9,我国为5.4(1999年为6.0。中国另有小型拖拉机1200万台),印度为8.6,埃及为3 1.9,巴西为15.1;1996年平均每千公顷耕地上收割机使用台数:世界平均3.1,亚洲平均为3.8,中国为0.9,印尼为18.0,巴西为1. 0(农业机械动力占全部动力比重,美国1910年为24%,1940年已达94%,基本实现机械化)。这种过低的农机化水平,说明我国农机化水平的提高有一系列的阻力,且对动力的抵制相当顽强。

    阻力之一:农业劳动力向非农产业转移缓慢。

    农业劳动力占整个劳动力比重平均每年仅下降1个百分点,至1999年仍高达50%,且近两年农业劳动力绝对数量还不降反升,总量达3.5亿以上。由此,这种过多过剩的农业劳动力使农业机械化无法推进。世界各发达国家的经验均证明:只有农业劳动力因转向非农产业而不足才能推进农业机械化。目前,我国已经有1亿多农业人口顽强的转向城市谋生(尽管个人成本很高),但由于目前的城乡分割及多种因素阻碍农民进城,我农业劳动力向非农转移很慢。

    阻力之二:农用地产权转移缓慢。

    我国农用土地产权在世界上是比较特殊的。一方面所有权是农村集体所有,而集体的含义并不明确(是村、村民小组或乡?如何体现新出生的人口与新成立的家庭及出嫁的人所拥有的地权?),另一方面是使用权归家庭所有,且长期不变。这样产权不明晰使其交易比较困难,加之缺少中介服务,不仅村内交易少,而且村间、地区间交易更少。由此,农用地过于分散,平均每户经营耕地1990年为10亩,1999年反而下降为8.8亩;劳均耕地1999年为3.65亩。在这样的空间上是无法推进机械化的。

    阻力之三:农民收入水平低,增速慢,相对于农机价格更低。

    1999年我国农民人均纯收入2200元,生活消费支出近1600元,全家所有结余款才500多元。如果考虑到收入差距与国家支持很小及农机养护使用支出,则大多数农民是没有置办农机能力的。

    阻力之四:农业电气化滞后。

    至1999年,有效灌溉面积仅占耕地面积的40%,而机电灌溉仅占有效灌溉面积的2/3,占人口70%的农村其用电量仅2173亿度,占全国发电量的17%-18%。农村电价不仅单价水平偏高(相对于城市),而且相对于农民收入水平更偏高。

    阻力之五:农民文化水平依然过低。

    有关部门计划2000年基本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。所谓基本普及据说是以行政区划为单位,每个省80%的县、县里80%的乡、乡里80%的村实现义务教育,如此,全国仅一半的村实现义务教育,即使是90%,也不过70%的村实现。如果考虑到人口数,则差距更大。据统计,1999年全国小学毕业升学率为94%(以前更低),假定城市100%升学,则农村为90%(即农村没上初中者至少160万人),1995-1996年小学毕业生每年均有1900万,而1998-1 999年每年初中毕业不到1600万,即有300万没完成初中义务教育,估计几乎为农村小孩,即农村完成初中学业的仅为70%左右。由此全国农村每年有近40%的学生没有完成本来就不算长的九年制义务教育。如果考虑到统计、教育水平,则问题更严重。这样的条件下怎可奢谈农业机械化。

    克服以上阻力关键在于深化改革。首先是劳动力市场化,其次是土地商品化,再次是社会各方面为农业服务的改革(全民社会保障、农业基础设施、免费义务教育、农机跨区经营、农机国企改革)。而面对WTO,则更需如此。

腾讯企业游戏

飞榴科技

家电销售

友情链接
便利店采购 量房 半永久纹唇